长春孤儿“老爸”和15个孩子为筹房租上街卖旧物

2017-05-10 21:46

  长春市东八条街与黄河路交会处的一居民楼里,一个36岁的老爸带着15个孩子一同生活,孩子们最小的7岁,最大的17岁;他们之间都没有血缘关系,却共同生活在一起,相如一家。他们的故事,感染了这个城市的志愿者。有一位志愿者已经在这里工作四年,还倒搭了不少钱。新来的一位志愿者和孩子们刚刚相处一个多月,他说,我现在的想法是,王哥能坚持下去,我就跟着坚持下去。不过,这个家庭现在遇到了一个无法逾越的难关,一年的房屋租金该交了   老爸王浩南是个孤儿   浩南的个头不高,精瘦,皮肤发黑,前额的头发还稍显有些拔顶的趋势。因为前一晚干装卸工,熬了夜,眼睛里还夹着血丝。说话时常常忍不住打着哈欠。他的名字和香港的古惑仔主角名字一样,都叫浩南,不过,他的名字是自己起的,甚至他的年龄都是在办身份证时估摸着填写的,因为他是个孤儿。浩南的这个名字按他自己的说法,其实只是别名,但因为大伙一直都这么叫,所以他本来的名字却被人淡忘了。   那是我在工地打工的时候,认识了我干爹,对我帮助很大,帮我落户口,因为我干爹的儿子辈的名字中间都有一个海字,所以就给我也起了一个名字叫王海军。王浩南说。   2007年开始,浩南名字没有变,工作还是承包一些小工程,而且颇有富余。不过,自小就是孤儿的他,看到流浪的,无家可归的孩子就难免感到可怜,最终,他成了一个孩子的老爸。   第一个孩子叫了声他爸   浩南回忆,第一个和他产生联系,并抚养的孩子,名字叫龙龙,是2007年,龙龙那时才3岁,在雨中和姥爷在工地门口捡破烂,累了就睡在工地门口不远的地方。他想到自己的身世,生出同情之心,时常送吃送喝,一来二去就相互比较熟悉了。孩子是天真的,不过当姥爷的始终对我有戒心,龙龙最初也不爱搭理我。浩南说,他向老人坦白了自己的想法,给他钱也只能帮一时,所以让老人在工地打打工,别在外边流浪了,孩子就在这里住,起码有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   有一次,我带龙龙出去玩,他趴在我耳边喊了我一声爸,我脑袋嗡地一下,那种感觉特别的酸。浩南说,后来,在和老人一次长谈后,老人终于放下了戒心。他了解到龙龙的身世很可怜,父母离异,父亲根本不知道在哪儿?母亲还患病多年经常因病离家出走。但最终,老人并没有进入工地打工,也没有接受王浩南的照顾,而是磕了头之后,外出流浪,不知所踪。   2015年前后,在龙龙上了初中以后,她的妈妈把他领了回去,龙龙特别孝顺,现在每天照顾有病的妈妈,还洗衣做饭,就是学习成绩不如原先了。浩南说,在他这里,孩子们之间的关系,就像一个家庭里的兄弟姐妹。   和孩子在一起非常快乐才坚持下来   其实,能照顾这么多孩子,王浩南曾经也有这样的经济实力。我在工地打工,借了我干爹不少的光,有活都包给我,有的欠我钱,以房子抵债,当年我有400余平的房子,最多时养了70多个孩子。浩南说,开始慢慢抚养这么多的孩子,也源于他在浙江打工的一次经历,那个老板就是东北人,在当地有很多的钱,自己盖了一个二层楼,一层养老人,二层养孩子。王浩南说,这对他的触动很大,尤其在抚养龙龙之后,一些工友的亲戚朋友,都把孩子往他这里送。   现在孩子们是走了一波又一波,都是这种穷人的家庭,经济条件差,要不就是父母不管不顾的,上了岁数的老人根本没有能力照顾的。王浩南说,让他满足的是,就是和这些孩子在一起非常快乐,所以一直坚持了下来。   感谢爱心人士一直以来的帮助   对这样的家庭来说,我是大忙帮不上,只能尽我的能力了。王浩南说,现在孩子们的吃吃喝喝,一天挣的钱,第二天就得花光,光是吃喝就把钱都花完了,虽然爱心人士送来吃喝,还有玩具,还有学习用具,但大笔的钱,王浩南还是感觉力不从心。   你们来,一是我想让大伙帮帮忙,二是我也想通过报纸感谢下社会上的爱心人士对我们这个家庭的帮助。王浩南说。   在王浩南租住的80余平方米的房间里,门口挂着爱心公益助学的牌子,室内是二室一厅,南北各有一室,分为男寝和女寝,最小的孩子今年7岁,最大的17岁,已经上了大学,还有一个正在读高中,只有周末或节假日才回来,余下的13个,都是初中生和小学生。   中午,这些孩子冲进了屋内,开始吃午饭,面条和方面便混在一起,王洪楠说这样味道会好吃些。他和志愿者一般早上五点起来做饭,准备早餐和带到学校的午餐,八点多钟回来,晚饭一般七八点钟结束。每周有一次家庭会议,孩子们谈谈学习和在这里的生活。这里所有的孩子,都叫王浩南老爸。   两位志愿者一直坚持下去   在这个大家庭中,不得不提一提这个城市的志愿者,其中一位坚持了四年之久的志愿者庚雅楠说,上大学时和同学来过,毕业后,我放弃了沈阳的工作,在这里教孩子们,平时就是补课,做饭,偶尔我还在外边做家教,我可以教语文、数学和英语。庚雅楠说,她今年25岁,坚持这么久,未来还真的没有想过,但她觉得和孩子在一起,真的很快乐,一呆就是四年了。   王浩南说,我最应该感谢的人也是庚老师吧,她分文不取,还倒搭钱,可以说我现在还欠她的钱,有一些做业本啥的都是她买回来的。   另一位志愿者李帅在一个多月前放弃白城的工作,在这里给孩子个补习,主要教数学和语文,他也是师范毕业,我也是上学时来这里,我想,如果王哥能坚持下去,我就跟着坚持下去。   房费是难以逾越的一道坎   目前,这些孩子全都在上学,孩子们品学兼优,除了吃喝以外,学费也要靠王浩南出去打工挣钱,我白天得照顾孩子,就只好夜里去打工,老板特别允许我一天一结账,一百或者二百不等,就是装卸一些货物。王浩南说,他也想感谢这位老板,因为提前预支了工资,他现在还欠着这个老板两千多元钱。   为了筹集费用,9月29日下午3点多钟,已经开始放假的孩子们和老爸,还有志愿者们,用倒骑驴,拉着爱心人士们捐来的旧物,包括一些玩具,在伪皇宫的正门前,摆摊售卖,为了筹钱,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出来卖货了。王洪楠说,孩子们只要休息,就会都来帮忙。   现在最大的难处,是王浩南眼看着房子就要到期,他却没有钱交房租,现在孩子们住的地方80多平方米,1400元,在楼的对面,还有一个是孩子们专门学习的地方,1300元,加起来每个月2700元,一年三万多。王浩南说,而孩子们现在都在附近的学校上学,他也没有办法也没有了这个能力搬家。在学习室里,摆放着满墙的奖状和奖杯,这些都是王浩南抚养的孩子们获得的,他说,这是他最得意的事了。   如果你想帮助王洪南一家渡过这个难关,请拨打本报新闻热线043196618或者前往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账号为6217992400015310374名字为王海军。   新文化报(唐奇实习生曹秋玲)